<div id="opg3k"><ol id="opg3k"><mark id="opg3k"></mark></ol></div>
        1. <em id="opg3k"><label id="opg3k"><nav id="opg3k"></nav></label></em>
          <div id="opg3k"><ol id="opg3k"><mark id="opg3k"></mark></ol></div>

          1. 越劇從落地唱書走向城市
            作者:信息辦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1993 更新時間:2014-12-11 14:23:06

             

            文學界素有讀不完的《紅樓夢》、戲曲界有演不盡的越劇《紅樓夢》之說。1210-11日,寧波小百花越劇團《紅樓夢》將首度獻演廣州大劇院的舞臺。寧波小百花越劇團建團有50余年,不少越劇迷都對以當時的團員為主體陣容的電視連續劇《紅樓夢》十分熟悉,越劇版《紅樓夢》更是其“鎮團之寶”。

                可以說,越劇從1906年在嵊縣東王村誕生以來,已經走過了100多年的歷程,它從生長于越山剡水農村的“落地唱書”,走向城市,逐漸發展成為全國最有影響的劇種之一。這百年間,是它吸納吐芳的過程,也是傳承與創新的過程。一方面,經典雖好,但傳統劇目難免會讓人審美疲勞;另一方面越劇也開始向熱門影視劇“借力”,但是否改編之后能火熱還有待市場檢驗,這其中也有不少經驗值得總結。歷史如一面鏡子,它的正反兩方面的經驗,對后百年越劇的發展甚至對其他地方戲曲發展而言都有著重要的借鑒作用。

                傳承經典,誰解其中味?

                小仲馬筆下的《茶花女》以歌劇風靡全球,比才筆下的《卡門》透過弗拉明戈舞蹈征服世界。當曹雪芹筆下“說起根由雖近荒唐,細按則深有趣味”的《紅樓夢》遇上了“細膩有神盡抒情,江南秀氣會佳人”的越劇,就宛如天造地設的神仙美眷結下的不解之緣。

                《紅樓夢》被公認為中國最具文學成就的古典巔峰之作,臺灣作家蔣勛曾說:“《紅樓夢》里,是1519歲的少年少女,是西方說的teen-age,他們有潔癖,有青春的自負傲氣,他們不屑世俗茍且,他們背叛禮法體制,他們孤獨出走,流浪在心靈的天涯海角。”可以說,《紅樓夢》代表青春、叛逆、流浪,而作為“中國第二大劇種”的越劇,更在國外被稱為“中國歌劇”,它在發展中汲取了昆曲、話劇、紹劇等特色劇種之大成,并經歷了由男子越劇到女子越劇為主的歷史性演變,最大的長處在于抒情,旋律優美動聽,表演唯美典雅,極具江南靈秀之氣,來表現“紅樓”中花季的少年少女最為恰當不過。當青春的《紅樓夢》邂逅青春洋溢的越劇,用鐘靈毓秀的青春氣質,刻畫封建大家族中一群年輕生命的窒息、抗爭、直到最后香消玉殞的歷程,則更顯悲劇的震撼。

                談及演出方寧波小百花越劇團,很多廣州的觀眾并不陌生,畢業于南開大學的江蘇籍越迷曹先生說:“我在上海讀書時就欣賞過他們的《紅樓夢》,他們的演出韻味醇厚,這次聽說他們要來,我第一時間買了票,再次來感受純正的越音。”另一位觀眾孫小姐則表示:“王文娟和徐玉蘭主演的同名越劇電影深入人心,寧波小百花越劇團的演員們是‘科班出身’,帶來的正是經典的‘徐派’、‘王派’唱腔,此次扮演賈寶玉一角的是梅花獎得主、徐派小生張小君,她的唱腔相當高亢激越,表演流暢自如,不可錯過。”

                談及徐派小生,便不得不提徐玉蘭的大名,她是越劇徐派小生的創始人。她和王文娟主演的越劇《紅樓夢》,更是中國越劇史乃至戲劇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1962年上映的同名越劇電影《紅樓夢》,更是讓“天上掉下個林妹妹”的經典唱段,紅遍大江南北,經久不衰。飾演林黛玉的張志紅也是“王派花旦”傳人,扮相柔美溫婉,唱腔流暢,韻味濃郁。可以說,這次的越劇版《紅樓夢》是原汁原味,與傳統一脈相承,加上唯美精致的舞臺布景、柔軟甜潤的越劇唱腔、精美古典的服飾妝扮,一種江南風味的氣息氤氳著整個劇場空間。

                新鮮素材,轉向草根尋?

                相較于京劇等其他劇種,越劇發展的歷史其實較短,算是個較為年輕的劇種,如果不努力吸收各方面的營養來豐富自己,就注定缺乏與其他藝術競爭的能力。近些年,越劇進入南北各種藝術薈萃、中西文化交融的上海后,當地給越劇提供了可資借鑒和吸收的豐富營養。越劇也為了自身發展,廣泛吸收了各種都市文明、都市文化和先進的科技成果,同時結合本劇種的具體狀況,有所選擇,確定重點。

                現在的年輕人喜歡上越劇,不少人是因為受了茅威濤的影響。她曾經一次又一次頂著壓力,對越劇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和創新,老是做“出格”的事“挑釁大眾”,甚至被人批成是“欺師滅祖”。從《西廂記》借鑒川劇踢褶子的亮相開始,到剃了光頭演《孔乙己》,再到《寒情》、新版《梁祝》,以及近來的《江南好人》,茅威濤不但嘗試了很多“第一次”,更將爵士、饒舌等“非越劇”元素融入其中。可見,越劇表演上的創新步子在她身上已經越邁越大。

                就在上個月,茅威濤帶著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在寧波上演越劇版《步步驚心》,改編自熱播的同名穿越小說,原文長達40萬字,后來被拍成35集電視劇,現在變成2個多小時的越劇,而且滿臺都是年輕演員,沒有大角兒壓臺,觀眾會買賬嗎?據悉,全劇核心的“穿越”環節,越劇將會用幾重宮墻的開合以及一些干冰煙霧和燈光配合來完成。而這幾重紅色宮墻,也是舞臺上最主要的舞美布景。每一重都能夠分成幾個區塊,打開再合上,以此來實現空間和時間的轉換。另外,類似“掌柜,再給我來杯威士忌”、“若是皇上喜歡,我還會做布丁、蛋撻”這樣充滿穿越感的臺詞也出現在了越劇舞臺上,一時間引發了諸多爭議。

                其實,越劇向草根的網絡文學和影視劇汲取營養,已不是偶然現象。此前,由電視劇《甄傳》改編的越劇《甄》就曾在寧波演出,反響強烈。從《甄》到《步步驚心》,近年來越劇“逆生長”的作品頻頻出現,但取得的效果卻各有不同。譬如,越劇《甄》在寧波上演時受到新老越劇迷一致肯定。《步步驚心》則不同,老年越劇迷大多排斥,年輕越劇迷卻十分歡迎。由此看來,這種差異與所改編的題材不無關系,前者雖然劇情新潮,但表現手法依舊傳統,遵循越劇套路,因此老少通吃;而后者的“穿越”元素與越劇四平八穩的風格截然不同,評價也自然兩極分化。但不可忽視的一個問題是——越劇市場原本是經典劇目的天下,新劇目本身就不多,而傳統劇目難免會讓人審美疲勞。這種情況下,向熱門影視劇借力無疑是用新劇目打開市場最快捷的方法。但是否改編就一定能成功,還是需要市場檢驗的。

                戲劇蓓蕾,傳統時尚化?

                很多專家提到,越劇的發展歷史令人深思。越劇能在100多年的時間里,從浙江嵊縣的“的篤班”、“小歌班”發展成為全國第二大劇種,就是在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尋找到了它的忠實擁躉,順應了市民文化。其實,越劇在初期就分為南、北兩派,有“南記北圖”之說——即南派常演劇目多宣揚倫理道理和彰顯忠奸善惡;北派常演劇目多表現才子佳人和敘述好事多磨。當女子科班興起后,越劇就已經開始了適應都市品味的變革,而這種變革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早在上世紀30年代初、中期,被譽為“越劇皇后”的姚水娟在上海站穩腳跟后,便通過變革劇目來進行越劇改革,當時就出現了新編“適合時代性”的古裝戲,還有嘗試編演反映現實生活的“時裝戲”,如根據張恨水同名小說改編的《啼笑因緣》等。

                但在越劇發展的歷史進程中,注重演劇的原創性是其相當重要的美學品格。與京劇和其他許多地方戲相比,越劇很少移植而更重原創,其中最重要的一部便是《紅樓夢》,這部由徐進改編、徐玉蘭和王文娟主演的劇目出現在上世紀50年代末期,被譽為“使越劇名副其實地走向全國的一面旗幟”,它不僅使古典文學名著在賞心悅目中得到普及,更是使越劇藝術超越時空的限制而廣為流傳。而在上世紀90年代由茅威濤主演的《西廂記》在“古典名著現代化”的嘗試,則賦予了越劇時代的新風貌。更重要的是,這部《西廂記》成了茅威濤的代表作,“戲人互捧”的效果也相當明顯。

                2013年,國家文化部也已經公布地方戲保護計劃,旨在通過優秀劇目來帶動重點地方戲院(團)的發展,通過培育領軍人才、優秀人才等“名角”來保護劇種發展,讓地方戲積極走向市場,走向城市生活、人民生活和百姓生活。但戲曲創新要重視主體、題材、元素、情感表達和編演等五方面的創新,發展過程中如何揚棄而非舍棄,也是當下在市場中歷練的包括越劇等地方戲曲多思考的問題。

                中國越劇泰斗、越劇袁派創始人袁雪芬曾提到,“越劇尋求兩個奶娘,一個是昆曲、一個是話劇。一個是代表了傳統的、古典的;一個代表了西方的、現代的。”當下,在傳承和改革路上一直走在前面的昆曲也一樣遭遇了困惑。通過昆劇院團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讓昆曲進校園、走市場、多演出,令曾經式微的“百戲之祖”在600年后重新成為了實實在在活在舞臺上的經典,煥發出迷人魅力。但首輪投資300萬元的2012版《牡丹亭》卻遭到了很大爭議,傳統經典是否一定適合用創新手法值得進一步商榷。正如昆曲名家蔡正仁所言,“改革不是光靠我們這些人,我們這些人有時也會馬失前蹄。出現批評的意見,也是對于我們整天搞戲曲改革的人敲了一次警鐘。”

                據悉,央視明年將推出真人秀《叮咯嚨咚嗆》,讓中韓明星齊學中國戲曲。明星學戲曲,真的能讓戲曲被更多人關注?對此,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陳飛就認為:“娛樂明星共同來參與學越劇,對越劇是非常好的宣傳,越劇能借他們的人氣有了推廣發展的助力。”當然,學戲曲需要幾十年的基礎,但從藝術精神上來說,她贊同娛樂明星這樣的舉動。(周豫)

             

             

             

             

             

             

             

            文章錄入:xiayan    責任編輯:xiayan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字體: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C)嵊州越劇藝術學校 2010-2011  聯系電話:0575—83332233
            學校地址:嵊州市剡湖街道越承路1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http://www.9012982.com 后臺管理

            36选7开奖结果

                  <div id="opg3k"><ol id="opg3k"><mark id="opg3k"></mark></ol></div>
                1. <em id="opg3k"><label id="opg3k"><nav id="opg3k"></nav></label></em>
                  <div id="opg3k"><ol id="opg3k"><mark id="opg3k"></mark></ol></div>

                          <div id="opg3k"><ol id="opg3k"><mark id="opg3k"></mark></ol></div>
                        1. <em id="opg3k"><label id="opg3k"><nav id="opg3k"></nav></label></em>
                          <div id="opg3k"><ol id="opg3k"><mark id="opg3k"></mark></ol></div>